您所在的位置- 和记娱乐 > 互联网资讯 >

那时年产几百辆不算汽车工业 是工艺品--一汽研究所终身设计师杨建中

       

  ,195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动力机械系汽车专业。原一汽汽车研究所的副总工程师,发动机设计专家,为解决红旗轿车的发动机问题立下汗马功劳。由于工作表现卓越,退休后被一汽汽车研究所返聘为终身设计师。2002年担任吉利集团CEO技术顾问,现退休。

  网易财经:杨老师您好,我们知道一汽有新中国太多的第一和骄傲了,比如第一辆汽车——解放,第一辆轿车——东风,还有第一辆高级轿车——红旗,第一辆防弹车。请杨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上世纪70年代年一汽是什么样的情况?

  杨建中:是66年开始,一直到76年结束。1973年的时候慢慢开始恢复。实际上到了70年代末红旗才开始展塑。1973年,一汽唯一还在做的就是保险车,就是给主席坐的保险车,防弹的。那个因为是政治任务,所以还得搞。

  杨建中:一共产了11辆,当时的环境是很坏的,而像我们搞设计的就更紧张了。那会儿73年后期开始恢复,当时还谈不到跟国外的引进的东西,主要提出来的话,就是当时我们是缺重少轻,这是很明确的。一汽就是主要搞轻型,轻型包括小的卡车和轿车,结果我承担的责任就是开发这个系列的发动机。一直到83年我们也开发了一个系列的发动机,也受到了中汽公司的表扬,就是说一汽报了个精华,还有照片呢,就感到很鼓舞。

  网易财经:73年的时候当时一机部的领导来视察,要求我们一汽轿车按照年产300辆进行扩建,并于当年4月20号正式扩工,我就想了解一下这方面的具体情况?

  杨建中:因为不是缺重少轻嘛,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轿车。当时要扩建之前还引了奔驰车,奔驰装了几百辆,后来也没有谈成,那个很短的一个时期。73年的所谓扩建,就是把东厂房扩建了,然后产量也提升起来了,这就是恢复时期。到了80年代初,把这个设计的搞完了,也受到了表扬。

  杨建中:扩建在70年代末就完了,旧红旗要恢复生产。到了80年代,这段就好象很短,很快,就是东厂房的重新建立有一些规模了,但是这个要说汽车工业的话,年产几百辆也不算什么汽车工业,而是工艺品。线年以后。

  网易财经:杨老师,当时在60、70年代那么非常艰苦的年代下,我们没有技术,没有经验,但是我们仍然造出了轿车、高级轿车、甚至于保险车(防弹车),可是到了8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您刚才也提到已经合营,跟国外公司合作,然后我们自己的东西少了?您也感慨过,就是30年之后怎么我们什么都不会呢?那么在您看来,那一段的历史,80年代往后到底是什么原因促成我们什么都不会的?

  杨建中:是这样的,我不是说80年代开始对外开放嘛。1978年是一个节点,但是线年代初期,我们开发是缺重少轻,但是把发动机给开发出来了。而一改革开放以后就有一个议论,就是一汽就知道自主开发,对外比较保守。好,那咱们不干了,咱们就引进。所以由80年代初,82、83年,我就赶上了对国外的这些事,就是跟国外谈判,引进,陪着所有的领导人到国外去,跟领导到世界各地转个够,由那以后是年年出国,年年去引进,包括德国的,包括美国的,包括日本的。那么为什么说我们30年,当时我们也不懂,对这个知识也很少,但是也能搞出来。不会我们学,不行咱们实验,这玩意儿好坏咱们实验,有骨子干劲儿。等改革开放以后,咱们少负责任,咱们买来的,你说不好,不好那是国外的。

  杨建中:从产品、图纸到设备,我们先买的是在世界各国的街上都看了,然后就买了美国的2.2升的发动生产线和技术资料,全都买了。那么我们引进了以后,说实在的大家都想出国,那就出国吧,出国培训,培训完了以后,真正的技术拿不到,核心的东西拿不到,所以今天看来的话,如果我们说今天看的我们生产的一千辆,那么究竟有多少是自己的?这些年轻的一代比我们当年学的东西知识多,见的也多,条件也好,但是为什么呢?你没有给他那个舞台,你没有让他去锻炼,就是像医生似的,就是博士的医生,你不让他上手术台就还是不行,你没有给他机会。另外当年的风气也不一样,我们毕业以后,如果下班以后万神你回宿舍玩儿去,那大家伙看不起你,都在办公室学习。另外就是当时搞保险车的时候,也是逼着你,政治压力太大了。

  杨建中:必须完成,死活都得完成,这个事就比较麻烦了。所以那会儿呢,这不是说你光有干劲儿,还是积累了一些经验,有一些资料,那会儿我也不是党员,但是我是工程师,认准了非让你干不可,最后也给他干出来了。后来改革开放以后,好的一点就是大家都见了世面,但是真正的关键技术拿不到。所以我说今年一千万辆车,你查一查,大部分都是外资厂生产的,哪有几个国产的车?包括一汽二汽这些所谓的自主产品,都是俗不可见,都是抄的,克隆的。倒不是说完全不可以拿国外的东西,也可以,但是你得为我所用。像现在一些所谓的自主产品,比如一汽,二汽,上汽,还有华晨,其实很多都是国外的东西,都是国外的产品。

  网易财经:杨老师,我们注意到07年徐建一执掌一汽,提出了自主的东西才是一汽发展的灵魂,我们也看到了一汽近期推出的奔腾系列市场上卖的不错,您如何看待现在一汽做的产品,是不是真的具有自主性?

  杨建中:举个例子,自主品牌并不等于所有的零件都可以自己做,就是你拿来以后,你可以根据你的特点来做。就像我们做菜似的,你就是名厨,他那个鸡肉、菜,都不是他自己做的,他就是掌握火候,怎么做出来这个东西。我们自主品牌光抄这是不行的,你会把他调整到适合中国,这就是自主品牌。举个例子,为什么我说现在的自主品牌不够,还没有做到自主品牌,你没有按照中国的条件来做。比如说你有车牌,现在的车,中国的条件,北京的条件的车根本就开不动了,你发动机是6000转,1500转左右老转,那个根本就没用,这个正好是废油的地区。那么这个媒体又老说微车,给微车弄多少条罪状,说微型车不好。微车在日本,在欧洲挺好使,怎么在中国就不好使了?中国人开车跟外国人开车不一样,这种小排量的车,洋鬼子开车上去猛踩油门,一下子带3000转换挡,中国的习惯是什么?刚一开始就换挡,所以没劲了,发挥的不对,所以就说小排量有什么什么缺点。本来我想写篇文章,还没功夫写呢,给小排量正名。所以他就换了大排量,大排量您又不踩油门,您这走不动,走不动正好是低速段,那段是最废油的。所以我走在北京的天桥上我就看,这三排车慢的不像话啊。我就有一个畅想,干脆换成运输带得了,三条跟着机场似的,人往上一站,你这一轻车也得一吨,一吨的铁拉两人三人,何苦呢,不废油嘛,你拉着铁块走还那么慢,干脆运输带得了。

  杨建中:另外中国又是贫油国家,咱们每年的进口两亿多吨的燃油。而同样的100万辆,你跟日本相比,废油废了1/3,这不仅是技术上的问题,都想用高一点的车,在欧洲也好,日本也好都是小车多,数量是一样的,结果我们废油废的多,中国人爱面子,开小车不行,进宾馆人家拦着,开大车人家不拦,这个东西是国家政策的东西。小车怎么了?小车比如说夏利993排量的,不到1升,不也得开到140公里吗?所以现在买车也是,最高车速多少啊?180,那个190,那个195,哪开去呀?高速公路超过120罚款了,那有什么用那个东西?这就是国情。你现在开发的车,有没有把他调整一下?就是你比如说捷达中档车,奥迪这种车,你能不能把低速段弄成节油,高速段你根本不使。我给他们讲课,我说年轻人买音响,就一步到位买100瓦的,你家房子多大?不到20米,你开一晚玻璃全响了,那不全浪费了?我们贫油国家,你的产品应该是什么的?不管是国外的也好,自己设计的也好,你把他调整过来。现在还有一个,你这个一千万辆对还是不对?中国现在是汽车大国,不是汽车强国,因为产品没有自主。你关键的零件不是电控,现在为了节油,电控系统,哪一个电控件是国产的?都被人家控制住了。摩托罗拉,西门子全给你控制住了,哪一件是你自己做的?这是关键技术,中国怎么不整这个?

  网易财经:杨老师,刚才我们聊的时候,开始我们聊自主品牌,自主研制,进一步我们分析到了要我们研制核心技术,另外就是充分的考虑我们的国情,然后我也知道,就是说像杨老师您也有做平民车的梦想,现在中国人家庭用车已经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东西,但是在您看来,我们中国的家庭这种自用车的消费市场还有哪些问题?从轿车生产这个角度来讲还有哪些问题?

  杨建中:那么老百姓用的车,我觉得就是刚才我说的,你把他性能调整过来,自主品牌,而不是说所有零件我做就是自主品牌,有的东西他买了可能便宜,那我为什么不可以买这个呢?买了以后还是那个,为什么全聚德烤鸭我不会烤?火候掌握不对。就是怎么把他匹配的好,根据中国的情况匹配好。德国车不限速,德国车跑200公里,美国车限速,55英里,那么你把美国车拿来以后在中国,大家伙也不明白,都想着挺好使,油也不贵,就都买了,但是是一种浪费,整体来讲就是一种浪费的。

  网易财经:杨老师,您在一汽已经50多年了,也都谈到过红旗这个轿车,第一您是对红旗这个品牌确实特别的钟爱,另外你特别强调红旗精神,想请杨老师具体谈一下您心中的红旗精神到底是指的哪个?

  杨建中:红旗可以说是成为一种图腾了,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红旗可以说是成为一种图腾了,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

  说了半天,当年在那种条件下,作为我们别说设计了,就那个结构拆完以后都不太清楚的。所以50年代的时候,还有一些老一代的专家,老一代的专家就是过去在美国学习的,现在都90岁了,大部分的人都不在了。这些人当初也有一个想法,就是还没学会走道呢,就想学跑,也有这种争论,但是也是形势所迫。那会儿60年代的时候,你跟苏联关系,石油也不给你了,没有石油了,这种情况下就是,就是狂热,但是也做了一些功能,就是破除迷信,什么粮食亩产多少,地瓜亩产多少,正面的东西也是破除迷信。所以我们搞汽车的话,没有车怎么办呢?就想自己做。

  自己做的话老一辈的,实际上他们在国外学的也不是什么汽车设计,也不可能有设计,都是修理的,那么自己摸索来做这个车。而且那个时候应该是不分昼夜的搞,当时不是30年,是50年前,半个世纪前,我们能够做出来给国家领导人坐的,就是部长以上的,那会儿50年代也没有样车,有几个样车都是旧的,所有的零件都要自己做,不是也做出来了吗?那也不是一般人坐的,领导人坐的,部长级坐的,你的车有问题能行吗?但是并不是说一点问题没有,慢慢就改进了。

  红旗在人们的心目中还是一个旗帜,一看到红旗的话,都知道是领导人坐的。那么红旗在60年代、70年代的各项政治活动中,他起了很大的作用。作为76年尼克松访华的时候,用的就是我们的保险车,所以当时媒体报道的话,就是红旗车。当然也不是说红旗没有一点问题,也有问题,但是都是不断的改。所以我觉得红旗是一种精神,是中国汽车工业的一个旗帜。

  网易财经:那杨老师,53年您来工作的,也是在这里工作了50多年,对红旗轿车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我想请问杨老师,比如说10年后,50年之后,您理想中的一汽会达到什么样的状态?

  杨建中:徐建一来了,他是比我们年轻的,还是在我们手下干活的原来,他是想搞自主,我想将来很快的话,会有都是自己的东西,把自己的力量培养起来。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关键技术必须掌握,不掌握的话,那都是人家的是没有用处的。那么像刚才我说的,倒不是说自主品牌就全是自己做,那关键技术你来调配,适合你的,适合中国的,那就是最先进的。你拿来奔驰车他跑200公里,250公里在中国没有用处,跑车有什么用处?所以当时我们设计的时候,我们设计红旗车的时候,我们的最过车速也就是150公里,为什么?低速的时候非常好。那么刚才我说了,中国现在根据中国的交通条件,你应该把低速段修正好,让他省油。发动机是1000转到6000转,到6000转的时候是最大功率,现在大部分都是6000转.那么你根本就上三千转,比如三千转120公里了,你都是在一千转到1500转这段,不浪费吗?要根据我们国内的条件,你能设计出适合城市的,适合农村的,适合山区的,适合风沙的,这你得自己做,别光都是抄,外国人不管这个,卖得好我就卖,他不管这套。

  网易财经:那杨老师,您构想中的一汽轿车,第一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另外就是充分考虑国情,因为我们国家针对不同的群体,可能研制和开发这些相对应的轿车?

  杨建中:对,是会的,我觉得现在是会的,他们在搞,这次我看他们自己搞的小发动机,还有就是想搞一个12缸的大红旗,这个可能是要标注一下技术水平,看还是得自己搞。比如刚才我说的B50奔腾,奔腾他就卖10万块钱,销售量非常好,多个三千块钱,上4S店能够买着,卖得非常好,他已经初见成效了。还是那句话,就是厨师,猪不是他养的,菜不是他种的,他的火候掌握好了就是水平。但是这些关键的技术我觉得不能放任自流了。(程海礁)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服务热线:010-849024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丰产北路北辰新纪元2号楼803

和记娱乐(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滇ICP备10201512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