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和记娱乐 > 电信资讯 >

吴国勇:风暴过后只剩狼藉

       

  武汉洪山 城乡结合部,新建的居民区旁的村民广场上,一座中式凉亭在共享单车的“海洋”里沉浮

  轮到你了: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由丽水摄影博物馆在2013年发起,是中国摄影发展的一个风向标,旨在针对上一年度国内涌现的优秀专题摄影作品进行公推和综合审议,最后评出本年度上榜作品。日前, 第六届排行榜的推荐和评审工作已圆满完成。轮到你了将对这些上榜摄影师进行一一专访。这是轮到你了介绍的第2篇上榜作品:摄影师吴国勇的作品《无处安放》。

  曾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发端于“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风口。2015年5月,第一辆无桩共享单车首次出现在中国北京大学校园。其“绿色出行”、“解决最后一公里人们出行难题”的理念得到大众的欢迎。各路资本也从中嗅到商机,纷纷疯狂投入,很快演变成一股共享经济的风暴席卷中国。短短2年多时间,超过70家的共享单车公司雨后春笋般成立,这些公司融资超过100亿美金,在中国各大城市集中投放了2700万辆的共享单车,每一家共享单车公司都以独特的颜色标识各种品牌的单车。以至于在许多城市的核心区域,共享单车已车多为患,严重挤占了城市公共空间。

  长沙天心 京广铁路大动脉边上的单车坟场,每隔几分钟就有一列火车轰隆隆地驶过

  到2017年9月,政府终于觉得事情不妙,开始转为对单车投放量限量,并由政府出钱出力对市场上超量投放的单车予以清缴,拉到一些临时地点集中堆放。这样的临时堆放点在中国许多大城市纷纷出现,隐蔽难寻,被人们称为共享单车“墓园”。在清理搬运过程中及在堆场的挤压下,很多原本完好的共享单车遭到损坏。政府与共享单车公司间的关系因此直转之下,矛盾凸显,陷入冷战。

  之后, 3Vbike、悟空、町町、小蓝、酷奇、小鸣等一大批共享单车品牌因为资金链断裂纷纷宣布倒闭或停止运营,目前仅剩少数几家公司勉力运营。大批注册用户的押金无法退还,估计金额高达数亿美金。

  武汉洪山 城乡结合部,新建的居民区旁的村民广场上,一座中式凉亭在共享单车的“海洋”里沉浮

  该项目从2018年1月开始拍摄,摄影师通过各种线上、线下渠道搜索相关信息,几乎跑遍了共享单车曾经辉煌一时的国内所有城市,用航拍、地拍、VR、视频、音频等方式进行了全面的观看和全方位的记录。2018年7月26日上午,中国搜狐门户网发布了这些照片和视频,立刻引发中外媒体的转发,网络点击量超过三亿人次,成千上万的市民在网络上留言发表看法,形成一个现象级的媒体传播事件。2018年11 16 ,摄影师获得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腾讯主办的2018腾讯传媒赏的“年度视觉奖”。

  该组影像经媒体传播后,政府改善了对共享单车的管理手段,更多地是监督运营商减少其在市场上的单车投放量来净化原本挤占的城市空间,并加强了对破损单车的报废回收工作。截止2018年年底,摄影师拍摄到的大部分共享单车“墓园”已经消失。

  风暴过后一片狼藉,带给人们对于当下中国经济、资源、环境以及人文社会诸多层面上的广泛思考。

  轮: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拍《无处安放》这一作品的,拍摄时间大概持续了多久,这些拍摄地点又是如何选取的呢,这一作品现在已经拍摄完成了吗?

  吴:2017年下半年,我开始拍共享单车,但都是街头横七竖八乱摆放以及人为损坏丢弃的不文明现象。也是在这个时候,在网上看到杭州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的照片,并没有赶过去拍摄。直到2018年3月初,看到在深圳出现了小蓝单车坟场,我找到了那个地方,被现场的气势所震撼,由此开始了在全国范围寻找拍摄共享单车坟场的行动。拍摄到北上广深等21个城市的46处共享单车坟场。目前,因为随着政府调控手段的改善,绝大部分共享单车坟场都已消失了,新增加的很少,所以这个项目算是进入尾声了。

  轮:最开始为什么会想到以废弃的共享单车坟场为题材来拍摄《无处安放》的呢?

  吴:其实也不算废弃,坟场的形成是因为共享单车超量投放挤压了城市空间,而被政府强制清理出市场。这些共享单车原本绝大部分都是完好的,但被堆积在临时存放点也即共享单车坟场之后,就成了工业废土般的存在,成了居伊·德波所说的“显示为一种巨大的景观的积聚”。这种景观无疑是当下中国发展进程中权利、资本、人性所交织所异化的一种呈现。

  轮:《无处安放》,是繁华落尽之后的共享自行车的无处安放,亦是现代共享经济所处的低谷状态的一种形容,您是如何看待自行车坟场这一社会现象的?

  吴:短短几十年时间,中国快速地从农耕社会跨越工业社会,急速迈入全面物化的商品消费社会和资本社会,一方面带给社会巨大的财富,另一方面也带来很多不确定的危险性。当下我们已被各路资本裹挟着,登上了一辆高速运行的列车,高歌猛进。这辆列车标识的目的地是要抵达美好幸福的彼岸。但我们并不知道,这辆列车会不会失控把我们带进一个深渊。

  如果我们留心,就会看到许多神奇怪诞的场景出现在我们当下的现实之中,比如创新中国产业园楼前的单车坟场、飞狮雕塑下的单车坟场、中式凉亭周围的单车坟场,球场上的单车坟场、宛如花田的单车坟场……这些场景真实而又违背常理的在现实中存在,所有这些场景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却又那么刺眼的存在着,而这正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图示。

  这些共享单车坟场大小不等,环境不同、形状各异。有的一排排摆列整齐如同彩色的花田,有的则是乱七八糟堆积成小山,还有的堆积成中国版图的模样……在我看来,这些都是由野蛮资本的真金白银堆积而成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是如此的宏大,如此的美丽,如此的昂贵,又是如此的令人心痛。

  资本、政府包括我们所有人都是这些令人心痛的艺术品的创作者。而我,只不过将这些艺术品用影像定格下来而已。

  天津王庆坨 王庆坨小镇曾是共享单车生产基地,共享单车风暴之后,许多工厂倒闭,有工厂将墓园里的共享单车拉回拆解以减少损失。

  吴:最困难的当然是怎么找到这些单车坟场的地点。在政府及运营商都讳莫如深不愿意外界知晓的前提下,只能依靠从互联网的海量信息中寻找这些单车坟场的蛛丝马迹,每次寻找的过程都像是完成了一次拼图游戏,在拍摄现场遭遇驱赶是常态。但因为采取了航拍技术可以尽量避免直接的冲突。在共享单车生产基地的天津王庆坨小镇拍摄野外拆解流水线,第一次远距离航拍就被驱赶,第二次再去,软磨硬泡之下终于取得工厂老板的同意,近距离拍到了拆解单车的珍贵影像素材。

  杭州下城 右侧的作业车前挂着“共享单车转运车”的标志,远处大楼叫“创新中国产业园”

  轮:数以千计的废弃自行车堆积在一起,构成了《无处安放》中的一个个叙事符号,他们仿佛都在向观看者诉说着他们的经历,您拍摄的时候,在作品的表现形式上有何考虑?

  吴:叙事符号隐藏在各个单车坟场的诸信息之中,表面上看都是符号的并置和重复,但因为环境不同、大小形状各异,其呈现出来便有了丰富多彩而耐人寻味的一面。比如杭州下城这处共享单车坟场恰好在一个“创新中国产业园”的楼前,这栋楼看起来有些衰败,入驻率不高,因为亮灯的占少数,LED广告牌也不停地播放着招租的广告。但却有这么响亮的名字。这里面已经不单单是隐喻,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昭示了。而创新符号下的共享单车垃圾般的存在,无疑是极具反讽的现实。又比如很多共享单车坟场被不同颜色纱网遮盖着的。绿色的,黑色的等等,看起来很有些诡异神秘的气氛,更像是坟场了。刚开始我好奇这些纱网有什么作用?防尘?防雨?显然都不是。唯一的解释,就是防看。从另一个角度说,这种半遮半掩欲盖弥彰的处理手法恰恰给单车坟场增添了一种“艺术“的气息。随着拍摄样本的不断扩展,更多的符码涌现出来。

  在表现形式上,我大量采用上帝视角的航拍技术,力求将画面拍得干净唯美,色调尽量还原真实。五颜六色的各种共享单车,也恰好像油画的颜料,即使摆布得乱七八糟,但从空中俯瞰,也会铺陈出一种鲜艳夺目的美感。然而当人凑到跟前,就会发现构成这美丽画面的一个个色块,原来是被遗弃的各种共享单车。刺点便出现了。

  轮:在拍摄《无处安放》这一系列作品的时候,除了静态图片,您还采取了哪些方式来呈现这一作品的呢?

  吴:每一个场景,现场拍摄都要完成静态照片、视频、音频、VR四大类的素材获取,力求把现场的信息量榨干,拍了一万多张照片,4T多的视频音频素材。这样到了后期呈现作品以及传播作品时就游刃有余了。在此基础上,最终形成的作品是一本书《无处安放——中国20城共享单车坟场全纪录》,涵盖了影像(照片、视频、VR)、传播(传播路径、各种媒体报道等)、回响(、业内解读、政策及市场反馈等)。我还和“风面人文摄影教育机构”联合发起“大家一起拍共享单车”活动,征集了全国各地200多位影友拍摄的3000多张共享单车照片,这些照片极大丰富了我个人的观看,是我这组作品的外延式生长。

  东莞万江 一条断头路上堆满了共享单车,一位老农在间中的分隔带上种植了蔬菜

  轮:在您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摄影师,或者摄影作品,对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吴:贝歇夫妇的景观摄影、马丁·帕尔的消费社会、古斯基的“99美分”等,对我都有很大影响。但受影响最大的,还是李政德。他的“新国人”、“东园南园”、“从资江到长江”等,都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他的名言“现实比照片更魔幻”深深影响着我。

  吴:我们这个时代,无疑给当代摄影师提供了无限可能。我正在尝试一个新的社会问题的记录,也和资本和人的居住环境有关,可以说是《无处安放》的第二部,但影像呈现的难度要大很多,希望能顺利进行下去吧。

  1963年出生于中国湖北襄阳,曾为水利工程师,1992年南下闯荡深圳,以其专业知识谋生。现居深圳,自由摄影师。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服务热线:010-849024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丰产北路北辰新纪元2号楼803

和记娱乐(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滇ICP备10201512号-1     

网站地图